张二狗

【面面日记. 一】

3018年8月17日  天气晴
今天是七夕,哥哥和嫂子一大早就出去了,厨房的桌子上压了一张纸条,是哥哥留给我的,他给我煲了一锅八宝粥,作为我一天的口粮。
粥还不错,软糯顺滑,可惜哥哥用的是小锅,中午就喝完了。
其实沈巍一直不太会煮柴火,他煮的不是太粘就是太干,早期都是夹生的。
可能这就是他经常做粥给赵云澜喝的究极原因吧。【嗯???感觉发现了什么……又好像没什么不对……】
晚饭是在鸦青那儿吃的~(≧ω≦)现在的幽畜都没有以前好吃了Ծ‸Ծ肉老,发柴,差评 눈_눈
晚上边等哥哥回家边看电影,结果等到十一点三十多,也没见他和赵云澜回来一个。
写了会儿日记,吃了个苹果,又看了个电影。大概凌晨一点四十多左右吧,迷迷糊糊睡着了
锅都刷干净了,给哥哥留了灯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。
看了四五部电影,到最后基本都没什么印象了,就是最后一部里面的那只毛猴,总感觉在哪里见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名朋随笔,更新不定,这里夜尊2088号,右面,骨科,亲情向都吃,日记cp走向不定,欢迎来扩(๑•́ωก̀๑)~】

魔鬼剪辑

Karma:

推家魔鬼撒旦大大的的两视频强推
一个是宇文拓x夜尊(面面)(设定是上古战神×堕世鬼王,又名:哥哥让你知道什么叫后台硬系列)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7219027 (好像链接不能直接点,评论里放链接了,真的是神仙剪辑,强推。)墙裂推荐,我简直爱死胡歌的宇文拓的霸气总攻,重回人间救面面,开天柱,虐巍澜夫夫。。他两这种拼进全力维护对方的感觉实在太妙了。已经十刷了。。咱们面面也是有人罩着的啦。。
另外还有一个巍面兄弟的,也是强推,剪的太棒了。(哥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,你要为了一个外人,再次抛弃你的弟弟)。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6960000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40ADB57D-224C-443E-8307-2317A3EFD1ED12929infoc&ts=1532092210430

【巍澜/知乎体】有一个双生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[编辑于7.11]

未眠:

#终于尝试了一次知乎体,祸祸了巨可爱的巍澜及面面,日常无逻辑无文笔无剧情三无预警,ooc预警


#大概偏向小说设定?横线部分出自原文


#鬼面沈巍真的只是兄弟情不是“兄弟情”


 


有一个双生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


 


匿名用户:


谢邀。匿名。想清楚了再说话。


我和他同生于黄泉下千尺的大不敬之地,他比之我还要凶狠上几分,所以也更早的生出完整的神智,在我尚且只能听、只能感受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,他就抛下我独自离开了,而等我生出完整神智,终于能跑能跳能去找寻他的时候,他身旁的位置却早就被另一个人占据了。


偏偏那个人还是对我们有借火之情的昆仑。


我看着他每天仿佛不知疲倦的跟随着那个人的脚步,看着他们一起离开大不敬之地,又在某一天一起回到了大不敬之地,五千年的时间,他却从来没有主动回头看过我一眼。


最初的时候我也曾暗中跟随过他们,却总苦恼于不知该如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他们之间似乎自成一方天地,让我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呵,其实以这二人的感知,我跟了他们这么久,他们又怎么会一无所觉。不过是对我的行为放任自流罢了。


一个是如此,另一个也是如此。


我始终记得他们的初遇。


彼时仍名唤昆仑的男人问他为何不和鬼族人在一起,他便低下头,一字一句认真的回答他:“嫌脏。除了知道杀,就是知道吃,还懂什么?我不想与他们一起。


我瞬间便怔愣在了原地。


那么我呢?你嫌他们脏,嫌他们什么都不懂,我又何尝不是?我们是这世间唯二的鬼王,降于同样的因果,生于同样的土壤,拥有着同样的外貌,可他却轻易的丢下了我。


我该感谢那一刻的愣神,才没让我冲动的跨出脚步站到他们的眼前。


否则结果怕是同万年后并没有什么不同吧。


昆仑君的眼中容得下我的双生兄弟沈巍,容得下这世间那么多的名川大山,却独独容不下我。


而我那个所谓的双生兄弟,他的眼中,从来只有一个昆仑。


他们兜兜转转了五千年,我却连一个过客都称不上。


五千年后,大封成,昆仑堕入轮回,我的好兄长接掌了十万大山并守护大封的职责,他终于彻底抛弃了我。


那些大起大落精彩绝伦的故事,从来都是他们的,而陪伴着我的,自始至终只有空寂混沌的大不敬之地。


凭什么?


我眼睁睁的看着大封落成,从此我们俩一个在里面,一个在外面,一个蹲监狱,一个当牢头


那些阳光,那些生死,那些温暖,那些伤痛,那地面上的种种,那黄泉里的轮回,什么都不属于我,我目之所及,只有凝滞不动的黑暗,我伸出手,所能抓住的只有那些所谓同族的脆弱生命。


我怎么甘心。


终有一天,我定会将那大封捅一个大窟窿,终有一天,我会堂堂正正的站上地面,那些他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我也将拥有,那些受他保护的我总会一一踩在脚下。


我要他看到,只有我们才是一样的。


可他的眼中从没有我。


由始至终。


我们曾相伴着来到这世上,到最后却是独身离开,呵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人说跑题了。


那就正面回答一下问题吧。


一种操蛋的体验。




编辑于2018.7.11


 


评论:


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


你哥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


昨天 15:42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匿名用户


回复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:听说你们处昨天开了个会


昨天 16:06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


回复匿名用户:嘿,你还真别拿这吓唬我,我那点儿小心思我老婆还能不知道?顶多上演个原地脸红给我看


昨天 16:21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猫大爷


我的小鱼干呢!你们有空互怼没空给我准备小鱼干?!愚蠢的人类!


昨天 16:27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出家人不打诳语


真·神仙打架,刺激刺激


昨天 16:29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巍巍高峰


胡闹。回来吃饭。


昨天 17:32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


回复巍巍高峰:得嘞!


昨天 17:33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匿名用户


回复巍巍高峰:哦


昨天 17:34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猫大爷


回复巍巍高峰:嗷!


昨天 17:35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风停航


故事编的不错,可惜跑题了,勉强打个50分吧


11:16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巍巍高峰


……谁教的你这话?


12:56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匿名用户


回复 巍巍高峰 :赵云澜


13:04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


回复 匿名用户 :小舅子你这就不厚道了啊


13:23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匿名用户


回复 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 :哦。不是小叔子么。


13:45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


回复 匿名用户 :……行,算你小子狠


13:56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匿名用户


回复 那谁你奖金不要了是吧 :嗯


14:21



【双鬼王/夜巍 待期.二】


鬼面的思绪飘到了很远。绑缚着沈巍的锁链也随之略有松懈。被缚的沈巍趁机暗暗的运作起体内的异能。只闻一倏破空之音自夜尊背后袭来,鬼面回身,周身丝丝暗影疯狂的躁动起来,化为一簇簇影刃,将那柄倏然袭来的长刀“兵”的一声击落在地。
袭击失败,异灵锁也感受到了施术人体内的能量运作,几乎是在斩魂刀被击落的同时自动的收缩起来,每一条锁链争恐的吸嗜着被缚于天柱之上的沈巍,并将吞噬的能量附加到自己身上,对被缚之人实行循环的压迫。
锁链深入沈巍的双腕之中,皮肉被冰冷的物体撕裂,胸口及脖颈处的链条将其勒的更紧。撕噬的疼痛与强烈的窒息感非常人所能承受。沈巍的额角青筋暴起,眉眼紧皱,喉结不住的滚动,惨白的下唇已被咬出了血,却仍死死的咬紧下唇,不肯发出一点声音。
鬼面于沈巍的距离不过一个转身,自是将对方尽收眼底。
那双好看的眼睛迷了起来,视线却仍死死的粘在沈巍的身上。
男人勾了下唇角,露出了一个阴恻的笑容,自身后的虚空中一把拽出了一个人来。

是赵云澜。

白袍人抬起空着的左手随手挥了一下,沈巍项间的锁链随即停止了攻势,平静的蛰覆于沈巍的锁骨之上。几近晕厥的沈巍获得了短暂的呼吸,不由得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。朦胧间,沈巍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瞬间抬起的头颅和突然放大的瞳孔无不昭示着其主的震讶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是…………赵云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他怎么会在这儿…………”

“怎么,我亲爱的哥哥?看到小情人惊的连话都不会说了?”

“刚刚不还高谈阔论,满口信仰和道理吗”

“放心,这个只是赵云澜的魂体,至于他的肉身,还好好的在上面那个什么劳什子特调处里。”

“不过你应该清楚,他的魂体为我所引,地下本就对不属于这里的灵体及为排斥,他现在体不能动,口不能言,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。倘若我一个不小心…………他就很可能……”

“ 魂飞魄散。”

这是赵云澜从未见过的沈巍。

在这一瞬间…………显现出来的,脆弱的沈巍。

他面前的沈巍一直都镇定自若,无论是身着黑袍还是身着便装,他都一向从容镇定,临危不乱,强大,而又坚定。

他似乎总是自蕴着无尽的坚定与信念,一如他的名字一般:"巍巍高山,绵亘不觉"。

及使被绑缚于天柱之上百般折磨,也依旧执拗的不肯向眼前的亲弟弟说一句求饶的话。

可,具开天辟地之德的盘古都无法避免向既定的陨落所妥协。何况乎沈巍。

“鬼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面面…………别伤害他。”

“不要伤害赵云澜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

【车在评论里,点击链接即可获取哦】

【#双鬼王/夜巍# 待期 . 一】

【#双鬼王/夜巍#     待期 . 一】

【本文须知 : 【设定①】关于沈巍和夜尊的双生子出生日期设定:以前看过居老师的哪个采访来着,说是沈巍其实比夜尊早出生一百年,于是就应用到文里了
【设定②】关于夜尊的叫法 : 本文综合了原著和剧版,设定为 : 在沈巍没遇到赵云澜之前叫鬼面,后小鬼王[即沈巍]正式更名为沈巍后,面面跟了哥哥的姓氏,名沈面。沈巍将其封印后,面面自己更名为夜尊。
[其实就是我私心想叫他面面_(:з」∠)_]
[面面叫起来多可爱啊_(:з」∠)_总不能叫尊尊吧]
[关于“沈面”这个名字来源于镇魂弹幕]
[沈面这个名字,只有和面面亲近的人知道,并会这样叫他]
[下一篇预计就是车了,码完后如果有时间精力的话还可以考虑来个番外——①编发达人沈巍为自家自带漂染的面面编辫子的故事
②面面的身高成长日记
③哥哥有了相好的就不疼我了,我该怎么撒娇才能让哥哥再看我一眼
④如果可以,囚禁play安排上
⑤不管不管,就是要看沈巍叫面面面面[莫名绕口???] 】

【吧啦吧啦讲了好多………………下面正文。。。】
【辣鸡文笔,如有不喜,请自行点叉,求不喷_(:з」∠)_】

天柱禁地,黑与暗联结成夜,终年沉抑。
万年来,这里空旷阴郁,罕无人迹。
偶尔会有地星人误闯进来,被天柱中封禁的魂灵所惑。在地上抑或地下,掀起些许波澜。
最终,被迫向“正义”投协。
一切又都趋于平静。
沈面不懂什么是正义与公平。
而他自然也不会屈服于象征着“秉公与正义”的黑袍使大人。
一万年前,沈巍亲手将他封印于天柱之中。
而一万年后的现今,沈巍正被粗重的铁链牢牢的束缚于天柱之上,动弹不得。
天柱上的锁链由异灵构成,上面覆有地星数万年来枉死的怨灵。此刻,它们紧紧的缠缚着沈巍,不断的吸取他体内的能量,并将其转化为更深重的束缚,对被绑的沈巍进行施压。
面对这样的沈巍,立于沈巍身前的银发男子不由产生了调笑的意味。他向来不吝啬言语,随即勾了勾唇角,开口道
:“我亲爱的哥哥,被自身的能量所缚束、折磨的滋味……想必不好受吧?”
男人已虚弱的几乎站将不住,若无铁链的绑缚,想必早已滑落在地。闻言,面颊微动,额角青筋隐现,似是在咬牙忍耐异灵对其自身的循环压噬,又似在努力压制心底翻涌的情绪。
沈巍唇间颤动,紧皱的眉头与眼中的血丝无不彰示着其主的愤恨。
片刻后,他开口。却只有一句话。
“夜尊,你收手吧。”
银发男子闻言,歪头一笑,近前一部,伸手捏住了被缚之人的下巴。
“哥,万年前你就是这句台词,能不能换一句啊?”
“既然你知道梦糢已被我吞噬,化为己用,那你应该很清楚,现在特调处的一部分人已经被我控制,地面上大部分的人类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可怜你心心念念的昆仑,查救无法,为了避免我的影控,甚至都不敢睡觉。不过,不管怎么样,他终究是人类,人类不可能脱离睡眠……所以,他终将落入我的掌控之中。”
“你倒是说说………面对这样的大好形式,我,为什么要收手?”
“他们的意志力坚定,就算各有心结,可是,他们却有着信仰的支撑。真实。虽然残酷,却有着真实的悲欢可期,有真实的亲友可待。而你,是不会成功的。”
夜尊的手紧紧的钳制着沈巍的下巴,对方却仍目光如炬的盯着他的眼睛。
夜尊看着沈巍的眼睛,即使挡蔽于镜片后,却没有敛藏一丝一毫情绪的眼睛。
那双眼眸中,有愤怒,有仇恨,有怨怼,有他自己。
一瞬间,沈面有些恍惚。仿佛回到了两人初识的时光。
那时,混沌未开,天地未定。自己于一片黑暗中苏醒。睁眼,便见得一片山青水明,眼前一个放大的面孔,入眼,便是一双好看的眼睛 。
那人见他醒来,两边唇角上扬,温莞一笑,连带着一对儿长睫微颤,眸中绪满十里春风。
沈面起身,半是疑惑半是好奇的眨了眼睛。对方随着他的动作退坐回去。只见那人一袭黑衣,周身似有灵韵泛动。虽衣装冷冽,却因面上笑容,蓦然示予人想要与之亲近的冲动。
沈面这样想着,又眨了眨眼睛,继而歪了歪头,开口道:
“你……你长的可真好看…………不不不,不是……我是说…………”
“ 你 是 谁?”
两人同时开口,话音同时而落。
一时间,气氛有些尴尬。
“我……我渴了……我要喝水……”
最终,还是沈面先开口打破了静寂。体貌约近五六岁的小小人儿起身,越过面前的黑衣青年,扭扭笨笨的行至不远前的深潭边,捧起满满的一小捧水便喝。
那黑衣青年见他起身,怔了一瞬,旋即便跟了上去。见他跪在潭边,身子前倾舀水,惶忙间迅即伸手欲要拉回他。却不想伸出去的手,却因眼前的景象,僵在了半空。
小小的人儿咕噜咕噜的喝下了手中的那捧潭水,仍觉不够,随即附身欲要就着深潭饮/yin三声/渴,却被潭水中倒影出的人影惑得愣住
明澈的水面上倒映出一个少年的身影,约莫十四五岁年纪,一身雪白衣袍,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有几缕垂落潭面,浮至于水面之上。少年人容貌俊美,肤白唇红,齿如含贝,五官更是十分精致。尤其是一双眼睛,眼睫细密纤长,双眼皮的褶皱恰到好处,眼尾自带一抹晕红,瞳眸大而明澈,此刻正映出了几分惊讶神情。
这样的容貌,这样的一双眼睛,怎能叫人不为之倾目。
他竟与那黑衣青年,有着一副别无二致的容貌。

“…………你…………”
“你可是我弟弟/哥哥?”
两人再次同时开口,话音一如上次,同时而落。
只是这一次,却没有之前的尴尬气氛。
两人相视一笑,黑衣青年伸手,对方却自主无视了他,径自扑进了青年的怀里,将其拦腰抱住。
二人虽为双生,沈巍却早了后者一百年出世。沈面灵识初成,形体自然不及兄长,个头仅到他哥胸口。
两人贴的及近,沈巍被抱的猝不及防,双手在空中停滞了须臾,随即落在了少年散落的银发上,算是一个回抱。

那时的黑衣青年还不叫沈巍。
那时的白袍少年也不叫夜尊。
那时的他们,不是黑袍使,不是斩魂使,不是龙城大学生物研究系的沈教授 ; 不是夜里伏假面的夜尊,也还不曾是沈面。

那时的地心之底,亦没有终年沉抑的天柱禁地,更没有被封困至其中,万年不得脱离的夜尊。

那时,一切都十分平静。

一如万年前,那一处深潭,潭色幽深,近岸清明。

更如万年前,入目的那一双眼睛

似春风十里,岁月静好。倏忽间,占据了白袍少年人生中所有的万年。

惊鸿一瞥,乱人心曲。

【暂时到这里啦(≧ω≦)本意是想铺垫一下,发个小车车一发完的,没成想码着码着吧啦了这么多_(:з」∠)_可能……会有下篇???毕竟初衷就是要搞沈教授嘛(ಡωಡ) 码之前听歌来着,码完天也亮了,又是一个通宵。。。唉……文笔拙劣,求不喷……
窝窝窝窝没看过原著QAQ,可能OOC了(┯_┯)如过让您感到阅读不愉快,请您点叉退出[仅字面意思]求不骂orz】






【折颜X紫胤】【楚留香X花满楼】折子戏【章三十五】唐多令【张智尧水仙】

西窗凉月:

前文及避雷预警链接: 《楔子篇》《章一》, 《章二》, 《章三》, 《章四》, 《章五》, 《章六》《章七》《章八》, 《章九》 《章十》, 《章十一》《章十二》, 《章十三》, 《章十四》, 《章十五》《章十六》, 《章十七》, 《章十八》《章十九》,《章二十》, 《章二十一》 《章二十二》, 《章二十三》, 《章二十四》《章二十五》《章二十六》《章二十七》《章二十八》《章二十九》, 《章三十》《章三十一》《章三十二》《章三十三》《章三十四》


折颜番外系列: 《一》, 《二》《三》 《四》《五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-0最近跑去渣游戏渣各种,更新速度emmm……自觉去面壁求放过QAQ


本章包甜,无渣那种


and……无意外楚香帅下章下线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——据说轻功这种本事若是镌进了骨子里,哪怕一时忘记,只要踏出了那一步,瞬间就能想起来了。


尽头那道无人问津的门后,狂风四起,撕裂了满树桃花。


 


引魂香最后一瓣香灰滑落的时候,花满楼睁开了眼睛。


眼前是一成不变的黑暗,记忆的最后一刻停留在两个人握紧的那双手上,一时仍有些怔忡。


——无论来时几多荒诞,他终是真的同自己回来了。


“恭喜七公子。”东方先生的语声依旧如清风朗朗,坐在案边开好了药方便起了身,“楚公子的问题原不在伤病上,魂魄既已归来,只须休息数日便好。药引也不过聊作温养,服不服都并不要紧。”


“请问先生,楚兄究竟为何会出现之前的情形,您既能治好他,可有些线索?”花满楼已经察觉,楚留香的伤病的确在这片刻之间,如潮水一般退去了。这样奇异怪诞之事,若说没有人故意设计,恐怕任谁都不会相信的。


“离魂之事极为罕见,引起的缘由更是复杂。在下虽看得到果,却并不能查的出因,着实惭愧。”


 


“……那么,先生想要什么?”花满楼默了一刻,突然开口问道。


“七公子为何觉得,我定是为了要些什么才会救他?”


“先生慧极之人,在意之事显然不多。我并不觉得我二人,能够格外得先生青眼。”花满楼站起身,静静面向来人的方向。“故而,还望先生言明。”


“七公子对在下的敌意,似乎来得有些深。” 东方先生淡然一笑,回眸看了一眼塌上的楚留香。那份郁结千万年的怨愤不甘,此刻绝处逢生的忘外之喜,以及前世与折颜之间,那已经模糊在记忆深处的知己之谊,都隐没在悠远平静的神色之中,无影无踪。


“楚公子之所以能够回来,皆因你二人心之所向,缘分未了。我虽怀些异术,也不过稍尽指点之能而已。引魂之术既成,便是天意眷顾,不必言谢。在下亦诚心祝愿二位公子今后,平安喜乐,携手百年。”


他自然明白,待折颜神魂苏醒,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,与其被动等待,更不若放手一搏,自己与折颜之间的这场博弈,变数便是那执念归来的楚留香。


——折颜啊折颜,恐怕连你自己都无法相信,这人间情爱之事,究竟何等玄妙,何等荒唐。


 


待东方先生离开后,花平送了餐饭进来,花满楼才恍然记起自己陪着楚留香,已耗了一日一夜未曾合眼。引魂之术极耗心神,端起碗来将将吃了两口,浓浓的倦怠便纷沓而来,索性让人收拾了东西退下,待身边清静下来,只听到楚留香安静恬然的呼吸声,心境才真正松懈下来。走是断不肯走的,七公子坐在一旁以手撑了前额,还是觉得自己这样守着实在有些亏。


也无心跟他计较,花满楼捉了楚留香的手腕,一翻身上了床榻靠在里侧躺了下来。


床榻宽阔,并排躺两个人并不觉得拥挤。花满楼闭上眼睛,脑海中反而浮现出楚留香的一张脸,想起那日他噙着分笑容,问自己,好不好看?


花满楼勾了勾唇角,将这些思绪甩开,这一旦亏来便亏得有些狠,余生时光漫漫,自己恐怕只会记得此一人容颜了。


 


清晨时分,楚留香醒的比花满楼更早些。


才睁开眼,便看到花满楼睡在自己身边,晨曦的光亮柔和,将人安睡的轮廓镀上一层温软。


余光落下去,正觉察到自己的手被他轻轻握着,楚留香心中一动,身上便不敢乱动了。


自己这一夜莫不是睡得太沉,连花满楼什么时候来得都不知道?


好在只过了一会,花满楼便也醒了过来,熟门熟路的去摸了楚留香的腕脉,感觉到安稳清晰的跳动,才轻轻舒了口气,楚留香在一旁看得有趣,笑道,“我在花兄眼里,何时这般孱弱了?”


“楚兄这段时日,几时不孱弱了。”花满楼娴熟的回敬过去,却是微微笑了笑,“欢迎回来。”


“——回来?”楚留香一怔忡垂目看向自己的衣袖,他昨夜入睡时,穿的并不是这一件。细细算来,花满楼何时来到了身边,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该不知晓的。“昨日夜里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“恐怕,你不只是忘了昨夜之事。”花满楼听楚留香不似开玩笑,颦眉道,“楚兄可记得,今日是什么日子?”


“不是二月初十?”


“……今日是二月十二。”


“这么说来,我睡了整整两日?”楚留香轻轻揉了揉额角坐起身,若真是睡了这么久,为何醒来比往日更觉乏力?脑海中混沌一片,这两日的记忆,像是被抽去了一般的没了影子。


“不是。”花满楼的心渐渐沉落下去,当日楚留香究竟遭何人暗算,恐怕只有他自己知晓,如今他却将这两日来发生的事全然忘记,那么究竟是何人藏在幕后设计,就更加莫测了。


“待我缓一缓,慢慢说与你听。”


故事荒诞陆离,言语说来却是寥寥。楚留香静静听着花满楼说起两日之前,自己在凉亭突然倒下,又被他自梦中唤回的事,试着从脑海中找到一点相关的印象,却全无头绪。自己似乎做了个冗长的梦,梦里有十里桃花,被狂风撕裂,零落成一片花雨,瑰丽而惊心。


长久以来,鬼神之事对楚留香来说,都是遥远而陌生的。在他过往的二十几载时光中,并非没有过困难危急的经历,却纷纷被他巧加应对,转危为安。每一次死里逃生之后,并没有过一次彷徨,一次退却。他早知生而有涯,便习惯了更去珍重。对他来说,生命既是一种探索,又是一种修行。


江湖中几乎就传言起,楚留香便是个不败的神话。但人们却忘了,在这个世界上,原并没有一个人会永远不败,永远不死。


如果说,花满楼之前那个梦境,说楚留香活着便会为害苍生,他还可以一笑置之不予理会,这次的意外便如同一座警钟,提醒他必须去面对那些从未真的相信的事。


——倘若他的存在的确会带来极为惨重的结局,他应该如何。


若他与花满楼易地而处,他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的站在花满楼的一边,哪怕与整个世界背道而驰。


但这潜在的危险品是他,这心情便微妙上几百倍了。


独在这件事上,他与花满楼的立场,毕竟是不同的。


终于,花满楼说完了故事,楚留香沉默了一会,终于开口道,“花兄,我跟你保证,你梦中那人所言,绝不会成真。”


花满楼却淡淡道,“楚留香,你当真知道,你该向我保证的是什么吗?”


楚留香道,“我虽猜得到几分,却仍想听你亲口说。”


“我既然信了你,便从未想过,你真的会成为一个为祸苍生之人。”花满楼一字一顿道,“我将你救回来,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,都从未后悔过。我需要你向我保证的是,无论将来遇到怎样的情形,都绝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。这件事,你可能做得到?”


——他岂会不知楚留香在想些什么?


楚留香静静看着花满楼,在那双干净的眼眸中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。


相知相许,何其有幸。


花满楼等了一刻,并没有听到楚留香的回答,他稍稍抿紧唇,便感觉到楚留香的手轻轻按到自己的肩上,继而整个人被压了下来。


一个轻而温柔的亲吻落到唇上,带着撩人的郁金香气息。


“——我答应你。”


 


应怪春风暖日熏人,带来了三分慵懒,七公子迟了三息时光,才推开了楚留香坐起身来,道,“既然无碍了,早些起来吃饭去。”


却有些赧然爬上如玉的脸庞,温良如斯。


楚留香勾了唇起身,从善如流的说道,“躺了这么久,我的确是饿了。”


 


一场异病来的快去的也快,不两日楚留香便再度安分不下来,毕竟几日之后的二月十九,便就是花如令花大侠的寿辰,那些个有所愿,有所求的少年人,心里总是会有些盘算的。


 


“花兄,我有件紧要事要离开两日,伯父寿诞之前必会返回,你且放心。”这一日清晨用过了茶,楚留香开了口与花满楼辞行。只是顾念着之前出的那些意外,交代得便格外仔细一些。


“楚兄在我这只是养伤,又非圈禁,自然来去自如,不必知会于我。”


花满楼亦知晓楚留香的脾性,这大半个月来,约么真是捱到极限了,而楚香帅究竟跑出去做些什么,他若愿说,花满楼也愿意听,楚留香若不提,花满楼便不会多问一句了。


 天底下每一个心怀天下的浪子,都实在愿意有个花满楼这般的爱人的。


楚留香便只是笑道,“我是怕伯父寿诞时来的宾客太多,我若不提前说好,席上便没有我的位置了。”


花满楼挑了眉道,“家父的朋友确是不少,到时候香帅若再迟到,这位置还有没有,便真不好说。”


这记性倒当真极好,楚留香清了清嗓子,失笑道,“……七公子言重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虽然拖了很久才更新


但这章真的经历了数次卡+修文,可以说是十分艰难了


还是要给楚花最后一颗糖,没有意外的话,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马上就要回来啦~~~~~~~~



和群友的一个小脑补😂
【论沈教授是如何保持他的唇红齿白的(ಡωಡ) 】

这里打出来的白宇其实在我脑子里是澜澜,但在追剧的同时也在粉演员,加上太晚了脑子不清楚,一时打错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(ಡωಡ)


【一只没看过镇魂原著,但已跌入镇魂剧坑的二狗和她基友的脑补】
澜巍 ! 澜巍 ! 澜巍 !  预警三连!!!
因为太晚了,脑子实在不甚清楚,且在看剧的同时也有在粉演员,脑完才发现把赵处打成了白宇……窝………………
请不要打死我_(:з」∠)_麻烦大家自行替换一下XD。。。。
就是这样,其实无所谓攻受,沈教授和赵处两个都是超好超好的小………老哥哥???😂只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,我都爱这对儿。
请吃巍澜的小可爱们和原著党大大们不要打我,标题下已预警,我们各自接收各喜好圈,大家都是镇魂女孩儿。😂😂😂

后天高考了,怎么讲,愿老天保佑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