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二狗

【朱白/系统】你行你上啊!(45)

济世不蹉跎:

  第四十五章:蒙混过关了。


       【本文目录】




  第二天一早,白宇没像平时那样一起床就直接过来吃早饭。




  朱一龙做好早饭却迟迟没等到人,盯着自己家门板看了半天。在出门叫人和继续等待之间权衡半晌,还是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,转身准备回厨房。




  就在此时,对面忽然响起了开门声,朱一龙双眼一亮,不假思索地大步走到门口,一把拉开了房门。




  白宇正好锁上门,准备转身往楼梯口走,冷不防对门突然打开,露出朱一龙带点期待与疑惑的脸,不禁尴尬的挠了挠后颈:“呃……龙哥早啊!”声音有点闷闷的,鼻音很重。




  “早。”朱一龙看出白宇脚步不是往自己家来的,却并未戳穿,而是神色如常地闪开半个身位,“今天有点晚了?快进来吃饭吧!”




  “那什么,我……”白宇欲言又止地想着该如何拒绝,朱一龙却已经敞着门自己先一步回去了。见状他拒绝的话语被噎在喉间,手有点无措地在半空中无意义地比划了两下,终于妥协,挠了挠头发迈步进门。




  屋里朱一龙已经将早饭尽数摆好,见他走过来二话不说塞了双筷子给他:“快吃吧,等等就凉了。”




  “啊……哦。”白宇讪讪然在自己惯常坐的位置坐了下来,食不知味地扒了扒饭,眼角余光却抑制不住地总往朱一龙那边瞟。


  


  他的目光实在没怎么用心遮掩,朱一龙想装作没看见都不成,只能叹了口气放下筷子:




  “小白,你怎么了?鼻音重的很,该不会感冒了吧?”




  白宇灌了口白粥,心里宽面条泪差点流成河:他的确是感冒了,而且还是自己作的死——连着两天受凉,不感冒那才见鬼了。




  昨晚他从这里落荒而逃后,才回到家就对上了难得归家的大庆,于是那副受惊后的心虚反应被对方瞧了个正着。




  然后就被大庆犀利的吐槽了一句:“这是跑哪儿鬼混去了?一脸春情荡漾的?”




  白宇当时被吓了一跳,差点以为这死猫跑去对面偷窥他俩了。等反应过来后,本想拿出在业界打拼多年的演技来糊弄过去,谁知大庆不仅眼尖,鼻子还好使得很,动了动鼻子后又蹦出来一句:“一身沈教授身上的味道,又是去对门了吧?”把白宇噎的不行。




  要是平时,他大可以理直气壮说自己是借着敦亲睦邻的理由去对门游说沈教授,然而方才那一瞬间的化学反应让他此时犹有些惊魂未定,十分演技发挥不到五分,结果就被那死胖子毫不留情的鄙视了:




  “我说老赵,你这么殷勤地天天往对门跑,该不会真看上人家沈教授了吧?人家要是个女的,就你这天天去蹭吃蹭喝的频率,绝对是对人家有意没跑。”




  白宇当时下意识回了句:“可沈教授不是个女的啊!”




  于是大庆语气更加鄙视:“你也知道人家不是个女的?我劝你还是当心着点,没事自己撸·撸·直,别一个不小心弯了都不知道!”




  白宇犹遭晴天霹雳。




  他连跟大庆斗嘴的心思都没有,一脸神思恍惚的晃到浴室洗澡,洗到下·半·身时,鬼使神差般伸手·撸·了一把,确定自己还笔直笔直没变弯后,终于发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,没忍住泼了自己一头的冷水。




 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?


  


  洗了个冷水澡冷却了一下过分发热的大脑,白宇都没注意到大庆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滚进被窝里便扯过被子从头裹到脚,准备深刻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。




  本以为这个夜晚注定要失眠,没想到上床翻来覆去没多久,他就昏昏沉沉去会了周公。梦里仿佛还被披着龙哥皮的周公深刻教育了一番,等早晨醒来的时候,无奈地又蹲去了浴室。




  白宇终于发现,他好像、大概、貌似、也许……有那么点点要弯的迹象。




  这个发现将白宇震得整个人都有点木楞楞的,第一反应就是暂且与朱一龙保持一段距离,先看看这一切究竟是环境暧昧下的错觉,还是真有其事。为此他还痛下决心,忍痛打算暂时告别每日的早餐福利,没想到人才刚出门,就被龙哥逮了个正着。




  最要命的是,他格外不擅长拒绝对方的要求。




  出于以上种种纠结的心态,这会儿白宇在面对朱一龙的时候,就难免有些不自在。尤其他发现跟他的纠结相比,朱一龙的反应要泰然自若许多,这种不自在就——变成了不甘心。




  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纠结啊?




  于是到嘴边的:“我们是不是该保持点距离?”硬生生被咽了下去,面对着朱一龙询问的目光,白宇鬼使神差般说道:“昨天的日常任务完成了。”




  说完白宇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额头:真TM哪壶不开提哪壶,昨晚他们那么亲密,任务肯定是完成了啊!但为什么亲密?还不是因为……




  朱一龙愣愣地“哦”了一声,露出个标准的八齿笑容:“挺好的。”




  白宇瞥了他一眼,发现这人果然没什么异常的神色变化,恶狠狠地将碗里剩下的粥倒入口中,筷子一拍站起身来:“行吧,那我先去上班了,晚上见!”




  ——既然龙哥都不纠结,他又纠结个屁?




  ——都是系统的锅!昨晚铁定是错觉!




  咬牙切齿地给此事定了性,白宇便将其强硬地抛诸脑后,告辞离开了。




  “哎——”朱一龙见他仿佛跟谁有仇般苦大仇深地说完这句话,便风风火火地出了门,不禁有些好笑,走到门口将人送走后,这才关上房门,转过身时,脸上营业性的假笑便再也挂不住,敛了起来。




  总算是蒙混过关了。




  伸手揉了揉笑得有点僵的脸颊,朱一龙不禁轻叹口气,没心情管厨房那一摊杯盘狼藉,坐到沙发上发起了呆。




  和白宇一晚上的纠结不同,昨天晚上朱一龙起身往卧室里跑的时候,就已经发觉了一直隐藏在自己心底的情感过界了。




  他是有些迟钝,但并不傻。早在两人同在镇魂剧组的时候,他的视线就总忍不住追着白宇跑:或许是因为巍澜的移情效应,又或许是彼此之间天然就存在这种相互吸引的张力,总之因此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结下了一份深厚的情谊。




  然而那个时候彼此之间虽然也有化学反应,却最多停留在友情以上,随着剧杀青,彼此见面的机会减少,这段感情也就自然而然维持在了好兄弟的层面上。




  可是如今,他们在这个世界中,再度有了朝夕相对的机会,甚至没了片场的喧嚣,没了喊停的导演,再加上点原著情感的加持,这份酝酿许久的感情,终于开始变质了。




  也就有了之前那一瞬间被蛊惑般的情不自禁。




  然而这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,白宇看起来却并不是,不然也不会火烧屁股般逃得这么快。




  昨天晚上他思索再三后,终于决定暂且按兵不动,先看看白宇的反应再说。所以这才有了今天一早的若无其事。




  从白宇刚才的种种反应当中,朱一龙看出他的心里其实有些抵触,不然也不会连早饭都不想吃就准备离开。可是在被他邀请过后,他却还是走进来了。




  这个发现让原本有些失望的朱一龙心底顿时生出几分喜悦来。




  若是白宇执意要避着他,肯定千方百计找理由避开了,而不是还抱着点想要粉饰太平的心理走进门中。而且在发现他态度一如平时后,那人最终也几乎放开了手脚,不再如刚进门时那般紧绷。




  看样子,直球是肯定不行的。




  思及此,朱一龙不由得又叹了口气,他摸了摸手腕,将系统光屏唤出来,看着上面几个未完成任务,忽然开口询问道:




  “系统,日常任务积分值为什么会增加?”




  系统道:【日常任务积分值随难度增加而增加,和宿主之间的感情发展有关。】




  “感情发展?”




  朱一龙重复着这四个字,目光微微一闪:“你所谓的‘感情’,是剧版中的,还是——原著中的?”




  系统微妙地停顿了一下,才回复道:【这取决于宿主之间的感情发展,与剧版和原著之间的适配性。】


  


  这个回答用词很隐晦,内容却足够明确。




  朱一龙了然。他早就察觉到这个系统的日常任务,其实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从最初的【彼有斯人,一见如故】,到【一逢知交,相见恨晚】,再到如今的【兄弟情深,肝胆相照】,明显一直有所变化。




  所以他大胆猜测,将来这个日常任务,肯定还会有所变化的。




  就如同他们已经变质的感情一般。




  只是他能察觉到这些变化,凭白宇远比外表要细腻的心思,未必不能察觉到。他这温水煮青蛙的策略,也不知能否奏效。




  不过,那又如何呢?




  朱一龙抬眼看向眼前的系统屏幕,双眼一眯,伸手一把将屏幕拍碎了。




  ——好兄弟有难同当,既然他都动心了,凭什么白宇却还要置身事外?




  ——得想个办法,把人一起扯进网里,才不枉对方将他拉入这个世界、同甘共苦这一场。


==============


感谢 @OK炸鸡腿 亲做的预告片,真的超级棒!推荐大家都去看看,以及多多在B站留言支持神仙太太啊!


也谢谢所有新友旧朋对我这篇文的支持,大家的点赞和留言,就是我更新的动力。还有各位打赏的小可爱,实在是太破费了~(@^_^@)~,不胜感谢。


以及,虽然文初就写过感情自由发展,但这里还是得提醒大家一句:


纯rpb剧情结束了,非战斗人员请尽快撤离!当然以作者君的习惯,后文就算感情变质了,估计这俩互怼的本质是不会变的。指望他俩纯恋爱脑,可能性很小,多半该怼还是要怼,该揍——咳咳,那是不可能的。

评论

热度(1551)